Discuz! Board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

资讯

订阅

老战士回忆:活捉戴笠之子戴藏宜全过程

2021-07-12| 来源:互联网| 查看: 317| 评论: 0

摘要: 戴笠是蒋介石的亲信,又是军统大名鼎鼎的领导人,在他还活着的时候,可谓是风光无限。此人的一生也是跌宕起......
知网查重 https://www.cnkix.com

  戴笠是蒋介石的亲信,又是军统大名鼎鼎的领导人,在他还活着的时候,可谓是风光无限。

  此人的一生也是跌宕起伏,现如今很多谍战片中都能看到这个人被塑造为各种各样的人物,究其原因,还是因为他主要负责着各种特工与间谍工作,其人神出鬼没,飘忽不定,就连《克莱尔斯》都将他报道为中国近代史上最为神秘的人物。

  人们对于这类人物的好奇,自然而言也会转移到他们的亲信身上,这其中就包括他的儿子戴藏宜。

  按道理说,老爹身居高位,儿子混得也并不差,现实也确实是这样,当年戴笠名声最大的时候,儿子也加入了军统,犯下了累累罪行,其中就包括杀害了爱国战士华春荣。

  由于其父亲的威严,此人常常带着一副伪善的面孔,大家也不敢得罪他,他非常喜欢本地的女学生,搞得大家都不敢去上课。

  正义总是会到来,这样的人,结局一般都不怎么样。估计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,堂堂戴笠之子,竟然会在解放军剿匪的过程中被活捉了。后来,有老战士回忆了活捉戴藏宜的全过程。

  从贵公子到阶下囚,戴藏宜过山车般的人生

  戴笠是国民党军统局的创立者,在国共关系第一次破裂以后,这个邪恶的组织就开始不断展露出其残暴的本性。

  在鼎盛时期,戴笠手下掌握着数十万特工,这些人既用于残忍追杀昔日的革命伙伴,同样也是抗日过程中大量暗杀日本侵略者和汉奸。不过,戴笠本人的作风可真的算是“道德败坏”,对手下的女特务情有独钟,甚至还利用职务之便霸占了当时赫赫有名的影后“胡蝶”。

  影后“胡蝶”

  可是,有一点让人非常奇怪,戴笠虽然贪财又好色,可纵观他的一生,也只有戴藏宜儿子,并且这个儿子是在他不到二十岁的时候便有了。

  所以,可能也正是只有这么一个儿子的原因,戴藏宜从小便顽劣不已,经常仗着自己老爹的社会地位到处欺负别人,其中“强抢民女”一事就在当地造成了恶劣的影响,不过他并没有受到什么处罚。

  戴笠一看,这小子每天这样找事,迟早要出乱子,干脆将儿子直接送往了上海去上大学,然而这个孩子并不是个省油的灯,连毕业证都没拿到。戴笠在一气之下直接把儿子软禁了,戴藏宜的叛逆性格在此时体现的一览无遗,你让他做什么,他就偏偏不去做什么。

  1939年,戴藏宜的母亲在上海病逝,可能是母亲的去世让他一瞬间感受到了世事难料,同时也让他思索起了不少未来的路子,因此,第二年他便加入了军统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军统局也为蒋介石立下了赫赫功劳,经过戴笠的案子数不胜数,在抗战期间,日伪军都对这个组织非常忌惮,换句话说:戴笠就是蒋介石的耳朵和眼睛。

  他的儿子除了当“儿子”以外,同样加入了军统,手上握着些实权,这也正是此人几次作恶却并没有被处罚的根本原因所在,在戴笠的命令下,他残忍的杀害了华春荣,还在1944年当选了江山县参议院兼银行董事长。

  戴笠对于这个儿子的宠爱,从他的这些举动中便能体现出来,两人的性情十分相近,甚至连兴趣爱好都差不多。

  在江山县当地的百姓眼里,这个戴藏宜就是一条彻头彻尾的“江山狼”,他可是把自己父亲的权势用得相当到位,甚至还借用戴笠的兵在广丰一带收编土匪,干尽了丧天良的坏事。

  有戴笠的名字在上面摆着,那些空头衔一样能让戴藏宜赚得盆满钵满,这种日子大概持续了六年左右,也正是这六年,让戴藏宜劣迹斑斑。

  不过,好景不长,1946年戴笠乘坐的飞机失事,留下了“雨农死雨中”的句子,对于全国热爱和平的老百姓来说,这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,可对于仗势欺人的戴藏宜来说,天都要塌下来了。

  戴笠

  而此时的戴藏宜,带着自己的家属和一股国民党散兵到处徘徊,寻找逃跑的方向,结果好巧不巧的遇到了同样在抱头鼠窜的毛人凤弟弟毛万里。

  在那段日子里,戴笠树敌无数,又有那么多人眼红。咱们知道,国民党的内部本来就是一个又一个派系,而蒋介石能做的也仅仅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让他们互相牵制。

  所以戴笠去世的消息刚刚传来的时候,军统直接炸开了锅,想要分遗产的高官可太多了,这样一对比,戴藏宜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的毛头小子。

  所以,他在刚准备捞钱的时候就被南京办事处给扣押了,再次回到江山,发现戴笠的遗产已经被毛人凤捞走了三分之一,在后来的日子里,戴藏宜过得浑浑噩噩,丝毫看不到未来的方向,他闷着脑袋,可不代表别人也闷着脑袋。

  不到三年的时间后,他也感受到了时局正在发生着重大变化,过去耀武扬威的国民党高官如今个个如热锅蚂蚁,而解放军此时正在准备发动渡江战役一举南下,戴笠的老家江山县已经随时面临解放。

  戴藏宜彻底慌了神,他知道自己曾经欠下红军的血债,如果被抓到了,自己少不了遭受惩罚。

  于是,他计划从江山逃往福建,结果外面兵败如山倒,大家都忙着逃跑,根本不管谁曾经是谁的儿子,戴藏宜随身携带的钱财,也被其他败兵一抢而空,就此,戴藏宜下落不明。

  与国军部队疯狂逃窜形成鲜明对比的,正是解放军战士们高歌猛进,在当年4月21日,第二野战军五兵团十六军四十八师全部顺利渡江,继续追赶着残敌,由于当时的作战计划有了新的部署,这支部队将进入江山县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大休整。

  所有人都眼前一亮:这不正是军统头子戴笠的老家吗?

  根据当地一些老乡介绍,戴笠虽然死了,可他那个为非作歹的儿子戴藏宜还在人世,此人在最开始的时候把各种珍宝装了满满三船计划南逃,不过路上出了意外,听说货物被残兵败将洗劫一空,此时他必然逃不远。

  为此,山河县公安局接到了上级下达的指令:不惜一切代价,捉拿戴藏宜。

  戴藏宜长相儒雅生性狠毒,老兵回忆活捉细节

  这戴藏宜逃是没有逃掉,躲能躲到哪里去?关于这些,作为抓捕成员之一的许静在后来做出了回忆。

  当时,部队得到了准确的情报:戴藏宜在五月的时候由于为祖母办丧事而没来得及逃跑,现在正带领着一帮敌特分子和顽固势力在附近的山区活动,并且广泛收拢国民党残渣余孽准备发动反攻。

  当时部队的师长王晓和政委姜思毅非常重视这次行动,并且直接调动了一支在孟良崮、淮海等战役中立下赫赫战功的部队去执行任务。

  他们需要在当地的老乡中抽取几个靠得住的人,上山打土匪,此前已经有过很多次了,不过这次他们面对的是受过军统训练的土匪,难度总体上说还是比较大的。

  而此时的戴藏宜,带着自己的家属和一股国民党散兵到处徘徊,寻找逃跑的方向,结果好巧不巧的遇到了同样在抱头鼠窜的毛人凤弟弟毛万里。

  俩人的经历有着很大的相似之处,毛万里这会也很大方,直接给戴藏宜拨出了一众人马,再加上戴藏宜自己招兵买马,这伙流寇很快就凑成了上千人的队伍。

  当年6月15日,解放军再次收到一条可靠的情报:戴藏宜等人正在仙霞岭附近的一座庙中开会。王辉科长马上命令一个排的兵力前往该寺庙调查情况。

  由于此地距离部队驻扎的地方比较远,在往这个方向走的时候,也会路过一处名为“歪源”的村庄,村庄前方有一条小河,大家经过的时候,提前在外围看了看情况,结果发现里面竟然连一只牛羊都没有,直觉告诉大家,这座村庄有点问题。

  就当队伍进村的时候,前方突然响起了枪声,敌人迅速往山上逃跑,几名战士当场牺牲,师部参谋长听说了这一情况后,气的拍桌子大骂,戴藏宜身上的血债又多了几笔。

  就在刚在当地组建的公安人员焦头烂额之际,一位姓祝的先生来到了县公安局,他向办案人员描述了一些现象:戴藏宜是他教过的一个学生,如今的大致藏身之处应该在大溪滩乡。

  为了能把握住这次抓捕机会,公安人员在了解了情况以后立马行动,快马加鞭地赶到大溪滩乡,不过这戴藏宜虽然是个混子,可他毕竟在军统待过一段时间,反侦查意识还是相当强的,在公安人员刚刚到来的时候,他们便已经逃跑了,希望再次破灭。

  由于此人的身份极为特殊,抓住他的意义也很大,这次失利让公安干警们垂头丧气,最终,王辉科长奉命返回师部,重新下达了作战任务,抓捕戴藏宜这一项任务,最终压在了李令文连长和许静两人的身上。

  李令文此前打过多场恶仗,战斗经验非常丰富,可此前抓捕戴藏宜失利以后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也总是愁眉苦脸。许静安慰他说:“咱们也可以去戴笠的老家转转,走访走访当地群众,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。”

  结果,两人来到了镇上,观察起了戴笠的老房子,又向周围很多群众了解戴笠家里的情况,结果大家反应,其实戴藏宜还是在最近一带活动,他有个老婆,还有几个孩子,都在附近隐藏着。

  保安镇之前的乡长看到国民党大势已去,也主动向解放军汇报自己知道的信息,希望能戴罪立功,在这样多方信息的共同协调下,连长李令文和许静共同制定了一套方式:以山为单位,展开逐步摸排,特别是群众反映的戴藏宜活动区域。

  结果这么一搜,还真的有了收获。

  有一次,连长李令文带着一个排的战士前往大山深处搜捕,走着走着便看到了两个拿着枪的猎人,此处见到猎人本是很正常的现象,可大家不愿放过眼前任何一个蛛丝马迹。

  他们在检查猎人配枪的时候,发现他们随身还有一个高级望远镜,猎人见到解放军对这个德国望远镜产生了浓厚兴趣,连忙解释道:“这是捡的国民党的。”

  当这个望远镜被带回镇上,乡长一眼就认出了,这正是戴藏宜此前用过的望远镜,这样一来,这件事便有了重大突破,也直接说明戴藏宜本人就在附近。

  7月1日,摸排工作仍在进行,面对如此狡猾的敌人,稍不留神就有可能功亏一篑。

  大家搜到名鸡公山的时候,突然发现前方有一个可疑的人影,就当大家准备上前摸排情况的时候,这个人竟然拔腿就跑,为了能抓住这个人,大伙鸣枪示意,此人才终于停下了步伐,经过询问,此人正是戴家的忠实奴才柴春林。

  于是公安部马上将这个人当作突破口,几经交流,他最终也愿意回去传递信息,看看用宽大政策能否让戴藏宜现出原形,这样是伤亡最小的办法。

  由于已经知道了戴藏宜的具体下落,无论他此时怎样抵抗,都是困兽之斗,最终,在柴春林和乡长的帮助下,戴藏宜愿意出来和连部见面。

  7月10日,戴藏宜赴约,他提出的要求就是不要波及到自己的家人,估计他也知道,抵抗下去没有任何的好果子吃,自己在父亲的庇护下犯下了如此多的罪孽,再加上自己更是枪杀了共产党战士,恐怕也难逃一死。

  在判决书上按下手印后,他也没有对自己逃逸后的行为作什么交代,在一声枪响下,戴藏宜罪孽的一生草草结束了。

  戴笠在抗日战争的时候还发挥了一些作用,而戴藏宜本人却是无恶不作,没有任何一点贡献,失去了戴笠的庇护,戴家人生活的更是十分艰难,这样的结局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从他出生的那一刻开始,似乎一切都走得非常顺利,可对于附近的百姓来说,他的存在则是恶魔的化身,也是个无人敢惹的纨绔流氓,他的死,是死得应当。

分享至 : QQ空间

10 人收藏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收藏

邀请

上一篇:暂无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评论

关于本站/服务条款/广告服务/法律咨询/求职招聘/公益事业/客服中心
Copyright ◎2015-2020 湖口信息社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Powered by 湖口信息社 X1.0